哈工大博物馆里:一摞70年前的“禁书”

发布日期:2014-08-11  新闻来源:  编辑:管理员

  

哈工大博物馆里:一摞70年前的“禁书”
哈尔滨工业大学博物馆 任晓萍 陶丹梅




(1941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前左起关山、王进甲,后左起高方、杨钟信))



(一摞70年前的“禁书”)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博物馆征集的大量实物中,有一件珍贵得让人不忍触及的文物——一摞半尺多厚、泛黄并已风化得掉“渣”的书。它已没有了装饰封面,但最上面一页印着的“资本论”三个大字仍清晰可见。这摞70年前的“禁书”和它的主人一样历经沧桑和坎坷,见证着那段历史:主人搞抗日活动,它伴随主人度过艰难岁月;主人被捕入狱,它却埋藏地下达4年之久,直到解放才得见天日……
    这摞“禁书”的主人就是我校校友高方,当年的张德邻。1939年,他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化学科学习,当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由日伪接管。高方和一些进步青年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1940年,他参加了一个被日伪特务称为“左翼读书会”的“青年抗日革命组织”,成为这个组织的成员。那时高方的房间住的都是中国学生,一些进步书都放在他那里,由他保管。高方和王长崐同学住一个房间,为了宣传进步思想,他和王进甲、关山(原名关树德)、杨钟信等同学在夜深人静时,还曾聚到他住的房间里,刻钢板、印刷、翻印带有重要政治理论色彩的书。这些书在同学们中引起强烈反响,激励同学们加入抗日斗争的行列。
    1941年,高方在哈尔滨接触到共产党地下组织的一位领导人史履升,参加了抗联地下组织“北满执委部”。该组织在哈尔滨成立了85组,由高方任组长。当时“执委部”的任务是:宣传抗日,反对投降,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分党派、民族,团结一致,积极组织人民群众,支援和扩大游击战争,与汉奸走狗和一切反动势力做坚决斗争,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参加抗日组织的每一个成员都要做到:不投降,不妥协,不爱财,执行命令,遵守纪律,严格保密……当时他们传阅学习“北满执委部”发来的文件,并积极发展进步同志,扩大组织。哈尔滨85组成立后,长春又成立了85组一分组,高方还计划由关山、王进甲和辛起等几位同学联合哈农大、哈医大的同学建立哈尔滨工业大学分组。
    当时东北抗日联军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宪兵队在全东北进行大逮捕。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分组未建立前的1941年11月12日,高方等人就被日本宪兵逮捕。第二天,与高方同寝的杨钟信同学得到消息后,立即通知了关山同学。为避免敌人搜查出“罪证”,防止违禁的进步革命书籍落入敌人手里,加重高方的罪名,他们决定立即把其他违禁物品烧毁、隐藏起来。当时杨钟信和高方住一个寝室,他趁其他同学不在时,悄悄从高方的行李和皮箱中翻出一些机密文件、抗联的油印小册子和一些违禁书交由关山同学转移。关山把《八路军政治工作条例》、刘伯承著的《论游击战争》《救亡歌曲集》(其中有李兆麟将军作词的《露营之歌》)等机密文件和宣传品烧毁。为了保存革命火种,他还冒着坐牢和杀头的危险,把一些精典的“赤色禁书”打在行李里托运回齐齐哈尔家里埋藏起来。1942年关山因帮助一个反满抗日同学,也被日本兵抓起来。1945年9月3日,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高方出狱,关山把埋藏了4年的书交给了高方,其中就有这摞包括马克思的《资本论》《无政府主义批判》和蔡特金的《忆列宁》、绥拉菲莫维支的《铁流》等书籍。
    现在,高方已从新华社辽宁分社高级记者的岗位上离休。他说:“70多年过去了,我扔掉了很多东西,但唯有这摞已掉渣的书一直保留着。这些书虽历经劫难,埋藏日久,浸蚀残缺不全了,但它却成为我校莘莘学子当年在日伪高压统治和实施奴化教育体制下,热爱祖国,不畏强暴,在白色恐怖下,追求真理,追求光明,为民族解放,光复国土而战的真实历史见证,成为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历史的一页。”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黑ICP备09058955号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龙江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地址:南岗区红军街64号 电话:0451-53644151 传真:0451-53622745 邮编:150001 东北网制作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发票)
年均访问量:412871人次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46号